社交賬號登錄

社交賬號登錄

0/34

上傳頭像

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

頭像

預覽

忘記密碼

設置新密碼

文化

路德維?!し搿っ茲狗蛉說幕匾瀆?,帶你走進他的生活和心靈

曾夢龍2019-05-23 18:27:07

创富心水论坛高手 www.nplih.icu 這本書不會回答任何經濟學問題,也不會講學院智慧。它要回答的是我的丈夫路德維?!し搿っ茲溝男磯喔鋈宋侍??!曇?/p>

作者簡介:

瑪吉特·馮·米塞斯(Margit Serény von Mises ,1890–1993):年輕時是漢堡的一名女演員, 1925 年與路德維?!し搿っ茲瓜嚶?,1938 年 7 月 6 日二人結為夫妻。米塞斯逝世后,瑪吉特不知疲倦地整理、出版米塞斯生前未發表的手稿,監督米塞斯著作的重印和翻譯工作,推動成立路德維?!し搿っ茲寡芯克?。瑪吉特是位了不起的女性,她內心強大,意志堅定,不僅照顧了米塞斯的生活,還為保存與傳播米塞斯的思想做出了重要貢獻。

書籍摘錄:

第八章《人的行為》的故事(節?。?/b>

我應當算是很了解《人的行為》一書的。該書有 890 頁內容的打字工作是我負責的,索引完成后,也是我檢查的。路是個相當嚴格的“老板”,至少對我是這樣。一旦他發現打字錯誤,就會讓我把一整頁都重打一遍,這跟我在迪里漢提機構時一樣。路的要求跟機構一樣嚴格,不允許有任何涂改痕跡。

大部分讀者都知道,《人的行為》是《國民經濟學》(1940年出版于日內瓦)一書的英語修訂版。 1942 年,我們剛在紐約的新公寓里安頓下來,路就開始計劃該書的英語修訂版,他為此花費了許多年。由于生活中還有很多其他事情,所以我每天只能打幾頁內容。長時間以來,我的生活中不僅有路,還有《人的行為》。這本書成了我和路生命的一部分,在后來的歲月中,我也分享著它帶來的所有歡樂和失望。

跟他此前和之后的著作相比,《人的行為》對路的意義更加重大,因此當耶魯大學出版社粗暴地對待該書的第二版時,路也比以往更受折磨。但我不想過早地敘述這些事,只打算按照時間順序把這些事記錄下來,讓讀者更容易理解這本書是怎么創作出來的,為了它的最終出版我們克服了多少困難,以及當路看到《人的行為》這本他富有創造力的一生中最重要的杰作在第二版中變得支離破碎時,他受到的是怎樣的折磨。

路跟耶魯大學出版社的第一次合作涉及《全能政府》一書,是亨利·黑茲利特把路推薦給了耶魯大學出版社的。當我查閱相關資料的時候,我比以往更清楚地了解到,為了傳播我丈夫的理念,亨利·黑茲利特過去做了多少努力,而且至今仍在繼續。我們剛到美國的頭一年,亨利(他自己本來就是一個工作忙碌而勤奮的人)讀了路的全部手稿,還進行了修訂——這個任務可不輕松。黑茲利特跟我丈夫有著同樣的信念,他們都鄙夷不勞而獲。

1943 年 4 月,黑茲利特給路寫信說:“耶魯大學出版社對你的手稿(《全能政府》)很感興趣。我建議你把它寄給出版社的尤金·戴維森(Eugene Davidson)先生?!甭方郵芰蘇飧黿ㄒ?,并很快跟戴維森成了意氣相投的好朋友。他們每個月見一次面,通?;嵋黃鴣暈綺?,并討論他們的出版計劃。

為了表示感謝,戴維森在 1943 年 12 月 16 日給黑茲利特寫信說:“昨天馮米塞斯教授在這里(紐黑文市)敲定了手稿的最后細節。毋庸置疑,我們都覺得這本書對于當今的思潮會有重要且頗具挑戰性的貢獻。我們十分感謝你為了該書的出版所做的努力?!?/p>

耶魯大學出版社的主編諾曼·V. 唐納森(Norman V. Donaldson)跟戴維森一樣熱情。 4 天后,唐納森給路寫信說:“你能到紐黑文市來,并能跟我們一起完成該書的出版,這真是太好了。不用說,我對該書抱有極高的期望?!?/p>

《全能政府》出版后不久,《官僚主義》一書也出版了。 1944 年 1 月 24 日,戴維森在信中寫道:“我越是思考你的觀點,就越覺得我們應當好好討論你是否有可能把這些寫下來并出版。我一次次地想起,在和國稅局分支機構的比較中,你對耶魯大學出版社的衙門的生動描述。而且我相信許多人將會在書中找到那些能夠闡明他們觀點的陳述……”

路在 1 月 31 日給戴維森的回信中說:“你提議我寫一本有關官僚主義的經濟社會問題的小冊子,對此我認真考慮過了。這一主題很吸引我,而且我也關注民眾的實際利益?!焙蕓?,就在 1944 年 2 月 2 日,戴維森答復道:“很高興你能認真考慮去寫一本有關官僚主義的小冊子……而且聽到(《全能政府》的)校稿進展順利也讓我很開心,我們現在離出版更近一步了?!?/p>

《全能政府》副標題的擬定遇到了一些困難。戴維森提議在 2 月 16 日一起吃午餐?!拔頤強梢蘊致鄹檬櫚母北晏夂汀豆倭胖饕濉芬皇?。我希望我們能彼此匯報各自的進展?!痹謖獯撾繆縞?,路應該同意了寫作《官僚主義》,因為在 1944 年 3 月 1 日的來信中,戴維森對路說道:“聽到你很贊賞繼續寫作一本關于官僚主義的書的看法,喬治·戴(George Day,委員會主席)和諾曼·唐納森都很高興……”而在 3 月 3 日他又寫道:“很高興能告訴你,委員會愉快地批準了我們有關官僚主義一書的計劃……我們都很期盼這次新冒險能夠取得成功?!?1944 年 6 月 2 日,戴維森收到了手稿,并寫道:“我認為這本手稿很不錯,實際上我覺得我們手頭上的這本書相當了得……我希望你能盡快收到我對這一新生兒的熱情贊譽之詞?!?/p>

《全能政府》和《官僚主義》是路用英語寫出的第一批著作,大眾反應和評價都非常不錯。不過,這兩本書只是路在美國寫出的大量著作的開端。從一開始,路就覺得要為英語讀者重新修訂《國民經濟學》。 1944 年 12 月,他把《國民經濟學》的如下概述寄給了戴維森

在《國民經濟學經濟活動與行為理論》中,我的目標是提供一種有關經濟行為的綜合理論,它不僅包括市場經濟(自由企業體制)的經濟學,而且也包括其他能想到的社會合作體制,例如平等主義和計劃經濟、干預主義和社團主義等。而且我相信,回應其他眾多立?。ɡ緶桌硌?、心理學、歷史學、人類學、人種學和生物學)所提出的那些異議是很有必要的,這些異議質疑經濟推理的可靠性,也質疑那些繼承自所有學派和思潮的經濟學家所使用的方法的有效性。只有徹底回應了這些異議,才能讓那些苛刻的讀者滿意,才能讓他們相信,經濟學是一門能夠傳遞知識和指導行動的科學。

因此,本書將以有關人的行為的一般理論為開頭,而通常所說的“經濟行為”只是其中的一種特定形式。本書將分析社會科學的基礎性的認識論問題,并確定經濟學在此框架中所發揮的作用。在這些更為一般的分析的基礎上,本書將徹底分析所有經濟學問題。

該書的英文版將不只是對 1940 年在日內瓦出版的德文版的翻譯。除了對整個文本進行修訂之外(其中有幾章將會重寫),為了讓該書更契合美國的文化氛圍,其他的重要改變也是必需的。實際上,美國讀者處理經濟學問題的角度跟德國讀者有很大不同,德國的讀者或多或少會陷入對黑格爾主義、納粹哲學和其他主義的迷戀之中。幸運的是在美國這一點要好很多,例如,在美國就不需要專門去反駁維爾納·桑巴特(Werner Sombart)和奧特·馬施潘(Othmar Spann)的錯誤理論。

這本專著是純粹學術性的,而不是一本通俗讀物。不過,由于它從未使用任何未經詳細定義和解釋的專業術語,因此任何一個受過教育的人都可以讀懂它。當前,大眾確實對這些沉悶的經濟學著作并沒有太多興趣。不過,那些討論物理學和生物學中最復雜的問題,以及自然科學中的哲學和認識論問題的書籍,它們所激起的廣泛回響,證明了這種興趣的缺失不能歸咎于對這些復雜研究本身的厭惡。戰后重建的大問題將很有可能激起人們對這本書的興趣,因為它詳細地分析了諸如價格、壟斷、貨幣和貸款、商業周期和失業等問題,并且透徹地討論了針對經濟和社會改革的建議。


在 12 月 28 日的信中,戴維森對路表示感謝,并詢問了路寫作該書所需的預付款金額。隨后他說道:“元旦過后,我很快就能跟執行委員會的成員們一起著手整件事情?!?br>

1945 年 1 月 15 日,戴維森在給黑茲利特的信中寫道:“馮米塞斯先生可能已經跟你說了,我們已經討論了讓他翻譯和部分重寫《國民經濟學》的可能性。如果你能跟我們說說該書的重要性,那么將會很有幫助。為了讓委員會批準這一大規模的計劃,我們需要讓他們信服這本書所具有的廣度、深度和基本特征……我給你寫這封信,當然是因為我們十分看重你的判斷,也對你最初把馮·米塞斯介紹給我們感激不盡?!?/p>

黑茲利特在 1945 年 1 月 18 日給戴維森回了信,并向他介紹了一些了解路的著作,以及能對《國民經濟學》一書發表權威性觀點的人:“可能給那些知道這本很特別的著作,或是了解米塞斯全部著作的人寫信會更好。在這些人中我想提的有布法羅大學的弗里茨·馬克盧普現在在哈佛大學的戈特弗里德·馮·哈伯勒哥倫比亞大學的B. H. 貝克哈特博士(他曾是米塞斯的學生)范德堡大學的約翰范西克爾教授(我相信他也曾是米塞斯的門生)洛杉磯的加利福尼亞大學的B. M. 安德森教授,他很熟悉米塞斯的著作,尤其是有關貨幣理論的以及全國工業協商委員會的加雷加勒特。此外,如果你有時間聯系的話,還可以找倫敦商學院的萊昂內爾·羅賓斯教授和F. A. 馮哈耶克教授?!?/p>

1945 年 1 月 19 日,戴維森先生收到了本杰明·安德森寄來的信

對于你希望我評價馮米塞斯的《國民經濟學》一書的請求,我的意見是這樣的基于對馮米塞斯已經出版或是已被譯為英語的著作的了解,以及從跟他的交談中所獲取的知識來看,我認為該書很值得出版。我想說的是,在我看來,跟耶魯大學出版社已經出版的那兩本著作相比,那些迄今已經從德語翻譯過來的著作同樣優秀,甚至更好而且更重要。它們就是《社會主義:經濟與社會學的分析》和《貨幣和信用理論》。我第一次接觸米塞斯的著作,就是讀的前一本。該書對所有關于計劃經濟的理論和意義的著作(包括龐巴維克的那些經典著作,后者的范圍要更?。?,進行的迄今為止最深刻最重要的批判,令我醍醐灌頂。另外,倫敦經濟學院的萊昂內爾羅賓斯教授在他作的序中說過,在歐陸學界,米塞斯的《貨幣和信用理論》“一直被視為該主題領域內的典范文本”。

《國民經濟學》是馮米塞斯有關一般經濟原則的著作。應當說,該書所探討的主題構成了中心主干,而論述貨幣和計劃經濟的著作則是一些分支……該書提供的是基礎性理論,有關計劃經濟和貨幣的著作中的結論都是從它推導出來的。

在英語世界,上一次出版有關經濟學基本原則的一流綜合性書籍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因此我認為,這樣一本由米塞斯自己翻譯并做了相應改進的書,將會給美國的經濟學思潮帶來重要影響。


1945 年 2 月 1 日,路收到了哈耶克的信,信中說他4月份將在哥倫比亞大學、芝加哥大學、威斯康星大學、俄克拉何馬大學和斯坦福大學舉辦講座,到時候會在 4 月初來看我們。路在 1945 年 2 月 23 日的回信中說

聽到你即將來舉辦巡回演講,我很開心,公眾也為之轟動??贍苣慊共恢濫愕摹鍛ㄏ蚺壑貳坊竦昧嗽躚某刪?,你在這個國家多么受歡迎……耶魯大學出版社計劃出版我的《國民經濟學》的英語修訂版。我已經開始寫了。但是該書有很多卷,而且出版它也需要很大的投資,因此出版社的新委員會希望從一位知名的經濟學家那里了解該書的重要性。由于美國經濟學家基本上不讀外文書,因此你是唯一能寫相關評價的學者……


1945 年 7 月,路又給耶魯大學出版社的唐納森寫了一封解釋《國民經濟學》的信,在信中他說

《國民經濟學》一書的德文版于 1940 年在瑞士出版,共有 756 頁。在英文版中,我會試著刪除所有對在盎格魯-撒克遜國家中不知名或者早就被遺棄的歐洲理論的批判。但另一方面,我也必定比德文原版更徹底地處理那些在美國盛行的理論,尤其是凱恩斯-漢森的路徑。我預計這些修改會使該手稿的篇幅比 1940 年版更短一些。我知道簡潔明了是一本書優劣的重要標準,因此我也在竭盡所能做到最好。但像這樣一本處理整個復雜的經濟學問題的專著,它的卷數肯定要比那些專題論著更多。


1948 年 5 月 7 日,耶魯大學出版社確認收到了部分手稿。尤金戴維森在信中說:“新的章節收到了,很高興你離自己的目標又近了一步。諾曼·唐納森已經提醒我,我們這邊的工作有一個嚴重的疏忽,我們每確認收到一章手稿就應該付錢給你。我們完全忘了合同中的這一條款,所以請告訴我,你希望如何解決這一問題,以后你希望我們以什么方式進行分期付款。我個人可能比較建議把之前數月的款項一并支付,此后再按照原定的進度表來分期支付。不過我們很樂意滿足你的要求?!甭吩?1948 年 5 月 12 日的回信中答復道:“謝謝你 5 月 7 日的來信。我完全同意你們的提議。對于之前數月的總款項的支付問題,我把決定權交給你們?!泵揮惺裁幢日廡┬鷗苤っ髡獗臼槎月返鬧卮笠庖辶?,他幾乎不關注報酬,也完全忘了要為自己考慮。

1949 年,《人的行為》一書的印刷工作進展順利。戴維森親自監管一切事情,再細微的細節他也不放過。他希望書盡善盡美,也希望作者感到滿意。他甚至給路寄了一份裝訂好的校對稿,希望得到路的認可。

1949 年 5 月 31 日,諾曼·唐納森在給路的信中說:“我們現在已經收到了《人的行為》的新書樣書,也給你寄了一冊……我們可能會把出版日期定在 9 月 14 日……希望這本書的問世方式也能讓你感到滿意。這本書看起來相當大氣,也對得起我們給它定的 10 美元的價格。借此機會我也想向你表達一下我本人的祝賀,祝賀你成功完成了這部極其重要的杰作?!?/p>

路很快確認自己收到了樣書,并感謝了唐納森。 1949 年 6 月 7 日,唐納森回信說:“收到你對《人的行為》樣書的評價讓我們很高興,而且看到你對這本書的外觀有這么大熱情,我們也很欣慰?!?/p>

1949 年 9 月 14 日,《人的行為》出版了。該書在整個國家引起了巨大反響。光贈閱本就送出了近百冊,當然,這個數字也許沒法和今天相比,現在的出版商至少會送出 200 冊。 1949 年 10 月 10 日,唐納森給路寫信說:“訂單的數量仍然相當可觀,今天我們決定第 3 次印刷了?!?/p>

在該書出版后的三周半的時間里,生活第一次看起來比以往更讓路覺得充滿希望。多少年來他一直辛勤工作,盡管在歐洲有教職,名望甚高,著作也受人尊敬,但他在美國一直沒能像之前在歐洲那樣,享受到同等的學術認可。退一步說,路的財務狀況也很拮據,而且很不穩定,但《人的行為》帶來的成功遠勝于之前的那兩本書。耶魯大學出版社盡可能去滿足那些希望該書能出其他外文版的請求,于是后來《人的行為》有了意大利語版、法語版、日語版和西班牙語版。路的大多數熱心讀者和仰慕者都來自西班牙語國家。顯然,一個國家曾被別國征服得越厲害,它的人民對自由就越渴望。在我寫下這些的時候,該書的中譯版也即將在中國臺灣地區出版。


題圖為米塞斯和瑪吉特,來自:mises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